藏北往事:“无人区”历次考察的历史
2018年10月12日 11:34:18      来源:吾尔多     作者:
0

6000.jpg

藏北“无人区”位于西藏那曲木嘎雪山以北、扎加藏布以西和西藏阿里地区东北、新疆以南,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空气稀薄,气候多变,寒冷干燥。20世纪上半叶,西藏地方政府把木嘎尔以北、扎加藏布以西划作“无人区”,不论土匪行踪,收税也到此为止。

藏北无人区自然环境极为严酷,人们把这里称为“无人区”,甚至更有人将他视为“人类的禁区”。加上位置偏僻、交通十分困难,人们难以进入,使得该地区成为许多世纪以来很少有人问津的神秘之地,也是地球上少数几处未被人们了解的地理空白区域之一。

6001.jpg

斯文·赫定的探险考察 

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来自英、俄、法、德、美、瑞典和印度等国家的科学家、探险家及旅行家们,抱着各自不同的目的来到包括羌塘在内的青藏高原地区,进行了内容十分广泛的调查和观察,包括地形测量、采集动植物及岩石标本等;考察内容涉及地质、地理、生物及其他相关分支学科等许多方面。 

其中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曾于1899年至1908年间三次率队分别从羌塘的西、南及东缘穿过,对沿途所见做过较多有价值的记载,是考察过羌塘的所有外国人中时间最长、活动范围最广的一个。

6002.jpg

兽医调查组进入“无人区”

1965年,“无人区”边缘地带的羊群流行“双链球菌”急性传染病。为给在“无人区”里常年游牧的一个部落的羊群防疫,5月,那曲专署兽医调查组组长、那曲专区兽医站兽医孙光明受命带队前往“无人区”进行寻找,经过5个月的跋涉,终于在11月初找到这个游牧小部落。由于这个部落是在和平解放后进人“无人区”纵深地带的,已有十余年时间,因此“双链球菌”牲畜传染病并未传播到这个游牧部落。 

兽医组回来后,把所走过的地方画成草图,整理了草场和水源等方面的情况,写下题为《无人区,还是无人去》的报告,建议开发“无人区”。

6003.jpg

羌塘草原考察队 

1966年7月下旬至11月下旬,由那曲专署高汉祖和西藏自治区农牧政治部王文明带队的羌塘草原(“无人区”)考察队进入“无人区”中部。除对该地区气候、水草资源、植被、野生动物和地质进行考察外,对其他方面也作了综合考察。考察表明,“无人区”的气候、水草完全具备迁入人畜、发展牧业的条件,是发展畜牧业的良好基地。

6004.jpg

洛桑丹珍三次考察“无人区” 

1971年初夏,为解决申扎县南部草畜矛盾和追捕1970年一起命案潜逃犯罪嫌疑人,在吉瓦区吉瓦乡的申扎县县长洛桑丹珍,带领汉族干部谢长生和藏族干部次登两人来到尼玛区,从牧民处获知凶手几天前已经被驻军抓获。这件事给洛桑丹珍一个启示:凶手赶着牛羊能在“无人区”待半年时间,说明“无人区”是可以生存和放牧的。于是就与谢长生、次登商量,决定一起去勘探“无人区”。3人跋涉上千公里,一直走到加林山一带,发现这里水草丰美,遍地野生动物。 

1973年年初,洛桑丹珍与申扎县商业科长向阳、医生格桑石秀、县公安局格桑和阿朗从吉瓦乡出发,经加林、班松、玛伊、江爱,到达玛多,在荣玛乡一带安营扎蔡,开垦荒地,试种青草。到9月中旬,青稞草长到1米多高。考察结束后,洛桑丹珍向中共那曲地委作了汇报。中共那曲地委高度重视,决定利用“无人区”大片土地上的资源,把“无人区”变成造福于那曲人民的有人区。

根据中共那曲地委第二书记曹旭的指示精神,申扎县委在1973年召开的三级干部会上正式决定开发“无人区”,组建加林工作组,组长洛桑丹珍,副组长为申扎县委副书记格桑占堆和申扎县武装部副部长多吉。工作任务一是进一步深入“无人区”进行以水草为主的考察,二是选择搬迁群众定居点及草场的大致划分,三是做好搬迁群众的政治思想工作及搬迁的准备工作,四是做好北迁群众的粮食及日用百货的供应工作。 

6005.jpg

根据工作任务,加林工作组一行18人,分为北部考察组、搬迁准备组、保障群众供应组,于1974年年初进点,在加林的俄东安营扎寨,提出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帮助群众找好定居点;帮助众安全搬迁;帮助群众建设新家园”的口号,在荣玛大温泉下修建了长600米、宽2米、深1米的水渠,从5千米外的加林山抬来一块重500斤的扁圆大石做成磨,修建了一座水磨房,供群众磨糌粑;工作组同时还为群众修造了4个院子、5个畜圈。加林工作组18人后被称为“开发无人区十八勇士”。

为进一步做好考察工作,根据中共那曲地委指示精神,安多县、班戈县分别抽调精干人员组成工作组,安多工作组由吴珠带队,班戈工作组由江措带队,于1974年5月从县里出发进入“无人区”。 

同时,在加林的北部考察组、搬迁准备组、保障群众供应组分别由洛桑丹珍、尼平、巴桑带队,于5月25日出发,以色务岗为中心分头向东、北、西方向进行考察。9月20日,洛桑丹珍和格桑占堆向中共那曲地委汇报考察工作。那曲地委认为开发“无人区”属于重大决定,报请西藏自治区党委批准。

不久,自治区党委通知那曲地委,让洛桑丹珍去拉萨汇报工作。听完洛桑丹珍汇报后,自治区党委经研究决定,同意开发“无人区”,把班戈县的色瓦区北迁与申扎县尼玛区、吉瓦区3个乡、交希区一个乡共同组建办事处。

6006.jpg

首次羌塘无人区综合科学考察 

1976年,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决定专门组建藏北分队,负责完成世界屋脊上的高寒禁区一一羌塘无人区的综合科学考察任务。这是我国科学考察史上环境恶劣、条件最差的多学科综合科学考察之一。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分队32名考察队员义无反顾地冒着生命危险,勇敢地闯入渺无人烟的生命禁区。他们顶风寒、冒雨雪、忍饥饿、抗缺氧、战疲劳,步行、骑马、乘车交替,艰难地行进在茫茫雪域高原,总行程约3000公里,圆满完成了预期的科考任务。

6007.jpg

1979年至1984年的地质考察

1979年,西藏区域地质调查大队进行了以藏北高原“无人区”为主的49万平方千米的地质调查,查明在“无人区”蕴藏有大量铬、锂、硼砂、钾、盐、石膏、金等矿藏。同时,根据大量实物资料初步提出了地层区划,较系统地建立了各地层分区,掌握了沉积岩相古地理特征,划分了岩浆岩带和变质带,根据板块构造理论,系统地发现和研究了几条蛇绿岩剖面,划分出若干构造单元,结合其他地层、古生物、岩相古地理特征,有说服力地提出了关于青藏高原形成和演化的模式,对于青藏高原的地质研究、勘探找矿方向都具有重要意义。

6008.jpg

1987年的几次考察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姚建初、陈兴汉、邵孟明、章广平4位科技工作者,乘橡皮艇进入“无人区”边缘地带的错鄂湖,登上湖中一个小岛,对鸟类进行了考察。

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的科研工作者,连续3年在“无人区”对动物和珍禽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后,得出结论:“无人区这样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在国内其他地方未曾发现过。”在申扎县的洛波措沼泽地带发现一群稀有珍禽黑颈鹤。

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对“无人区”进行大地水准测量。

陕西省援藏土地普查队的科研工作者对“无人区”进行国土资源和土壤调查。

西藏自治区旅游局的人员进入“无人区”,首次进行开发旅游业的调查研究,提出设想。

中国科学院第三次青藏高原综合考察队60多人历时3个多月,实地考察“无人区”,取得了丰硕的考察成果,对研究青藏高原隆起的过程、环境变迁、区域差异和生物区系起源等重大理论问题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6009.jpg

藏北“无人区”探险队

1992年12月16日,藏北“无人区”探险队从安多县嘎尔·格拉丹东山下出发,经岗扎日雪山,沿着昆仑山脉,一路向西北挺进,行程上万里。这一次的考察经历记录在塔热·次仁玉珍的《我和羌塘草原》一书中。

6010.jpg

(综合《那曲地区志》藏北无人区的尘封往事》《我和羌塘草原》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快搜西藏立场。)

责任编辑:彭志红

公安备案号:藏公网安备 54243102000001号 工信部备案号:藏ICP备15000038号-1 网站标识码:5424310001 版权所有:双湖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